精彩即将呈现...
旧版
第24章 出事

《拐个皇帝去种田》 连心/著 本章共 2232 字 更新于: 2021-09-02 09:57

说起杜良卿的病情,女人很是遗憾,“原本以为萧玉棠就是为了邀功,所以才用了这般激进的手法,贸贸然给杜良卿扎针的,我还以为那病秧子定然难逃一劫,却不想,他竟然真的醒了过来……”

“真是可惜了……”男人也跟着说了一句,下一瞬,他又阴恻恻地笑了起来,“不过没关系,那病秧子尽然一时半刻死不了,我们就开始下一步计划吧。”

女人笑起来,身子软软地靠在了男人的胸膛上,千娇百媚地说道:“奴家都听爷的,您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。”

她柔若无骨的手指在男人的胸膛上无意识的画着圈圈,有意无意的引诱着。

很快,男人又变得心猿意马起来,忍不住把女人压在身下,在她腰间软肉轻轻捏了一把,“你这骚狐狸,刚刚才完事儿,现在又想要了?你在那个老头子那里,也这般饥渴难耐?”

女人笑嘻嘻地搂上了男人的脖子,娇媚一笑,“他哪里有爷您厉害,我是馋您的身子,对那个糟老头可没有任何的兴趣……”

男人忍不住低低笑起来。

很快,房里就响起了女人压抑的低吟和男人的低喘声……

接下来的两日,萧玉棠都会去给杜良卿扎针,给他送汤药。

杜良卿的身体终于有所好转,原本总是苍白脆弱的脸色,也有了点红润。

他的眼睛里有了光彩。

杜家全府上下都觉得杜少爷的身体大好了,这肯定是冲喜的功劳,没人觉得萧玉棠的药有多大的效果。

杜夫人更是深以为然,每天求神拜佛,在祠堂里烧高香,希望菩萨保佑,杜良卿能早点好起来,彻底康健。

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,杜良卿的身体在日渐恢复,这是不争的事实,大家都在为此高兴的时候,外面却传来了噩耗。

去其他州府谈生意的杜老爷终于回来了,却是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,被人送回来的。

杜老爷身边的护院全都牺牲了,只剩下两个人,拼死护送他回来,但那两个人也是一身的伤,只剩下半条命了。

几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一出现在杜家门口,把门房都吓了一跳,连忙匆匆回去禀告。

杜夫人一听说杜老爷出了事,火急火燎地赶过去,一看到杜老爷浑身是血,奄奄一息的样子,吓得直接就背过气去了。

旁边的丫鬟婆子立刻搀扶着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。

杜家一下子就乱了套,一阵鸡飞狗跳的。

“快去请大少爷来!”管事匆匆吩咐道。

彼时萧玉棠刚刚给杜良卿扎完针,正在跟他说接下来的治疗计划。

杜良卿就静静地听着,好看的眉眼微微舒展,显然心情不错的样子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外面有人匆匆来报,说是杜老爷出了事,杜夫人已经吓晕过去了,管家找大少爷去主持大局。

萧玉棠和杜良卿相互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惊色。

杜良卿一下子站起来,匆匆往正院赶去。

萧玉棠想了想,还是跟了过去。

杜老爷已经被抬回了自己的房间,杜夫人稍稍振作了一些,在床边守着他,脸色憔悴苍白,显然是强打起精神的。

杜良卿一进门,杜夫人就朝他扑了过来,哭得不能自已,“儿啊!咱家的天都塌了呀,这可怎么办啊!”

她再强势,也只是一个女人,面对这些事情,根本没有应对的办法,一时间有些六神无主。

看到杜良卿之后,才算是找到了主心骨。

杜良卿心里微微叹了口气,一边扶着杜夫人往里走,一边问道:“请大夫了吗?父亲的病情怎么样?”

杜夫人哭着摇了摇头,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:“请了,但是大夫都束手无策,你爹的伤太严重了,血流个不停……”

说话间,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床边,看到了躺在床上浑身是血的杜老爷。

他的伤口还在流血,甚至已经染红了床单。

伤口太大了,光是上药根本无济于事,再这样下去,杜老爷就只能流血而亡了。

杜良卿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杜夫人已经泪流满面,捂着嘴,哭得浑身颤抖。

她一颗心都扑在了杜老爷的身上,压根没注意萧玉棠也悄无声息跟了进来。

看到杜老爷的情况,萧玉棠也微微吃惊,她沉声道:“当务之急是要立刻止血,并且对伤口进行清创缝合,否则杜老爷只怕活不过今晚。”

这么严重的伤口,哪怕是止住了血,也会因为细菌感染而溃烂发炎的,到时候就无力回天了。

她只是作为一名医者,对杜老爷的伤口做出了精准的判断而已。

但是这种话听在杜夫人的耳朵里,无疑就是火上浇油。

她一下子就炸了,眼神阴狠地瞪着萧玉棠,比任何一次都要愤怒,大吼道:“你这个贱妇!给我闭嘴!竟然敢诅咒我们家老爷,你就是不安好心,是扫把星!我要把你赶出去!”

巨大的精神压力,让杜夫人几乎要崩溃,她一直压抑着自己,现在萧玉棠的话像是在她已经封闭的情绪中撕开了一条口子,让她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。

杜夫人神色癫狂,不管不顾,非要把萧玉棠赶出去,还要让人打她。

萧玉棠也很错愕,她刚刚只是下意识把自己的诊断说出来了而已,没想到杜夫人反应会这么激烈。

杜良卿也小小地惊了一下,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,立刻拦住了杜夫人,皱着眉头,沉声道:“母亲,您先冷静一下。”

他的声音不大,但是却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,让人不自觉地臣服。

杜夫人一个激灵之后,仿佛突然惊醒一般。

她无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,颓然地抓着头发,哽咽道:“这可怎么办啊!你爹他……大夫都说救不了了……”

杜良卿眸色深沉,立刻吩咐道:“立刻让人去把全镇的大夫都请过来,不可能一个人都没办法,再不济,去县城找大夫,一定要把父亲治好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可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,情况并不乐观。

杜老爷的伤势如此严重,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最大限度了,不可能等得到县里来的大夫。

目 录
自定义主题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