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即将呈现...
旧版
第11章:画大饼

《拐个皇帝去种田》 连心/著 本章共 2231 字 更新于: 2021-08-20 19:09

看着闹腾的萧家人,杜夫人是一百个看不顺眼,她冷哼一声,对萧玉棠说道:“赶紧把这些穷酸的乡下人赶走,不然我连你一起赶出去!”

她本来就不待见萧玉棠,现在见识到了萧玉棠嫁人的贪婪与粗鄙之后,就更加不高兴了。

要是能借机把萧玉棠赶走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杜夫人在心里算计着。

萧玉棠也没想到萧家人会这么不要脸,竟然上来就抢钱,看到旁边还站着的虎视眈眈的徐疯子,她内心更是一阵反胃恶心。

不行!

她绝对不能离开杜家,不然萧家这群豺狼虎豹肯定不会放过她的。

萧玉棠咬了咬唇,顺势就拉住了王芬芳的胳膊,给她使了个眼色,带她走到了一边说道:“奶奶,你也听见了,你们要是再闹,杜家人可就要连我一起赶出去,到时候你们可就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了。”

王芬芳眼珠子一转,瘪着嘴不高兴道:“他们家的少爷都承认你跟他成亲了,难道他们还想始乱终弃不成?”

这是在心里打定主意,要赖上杜家了。

萧玉棠冷眼看着她,薄凉的一笑,“杜家家大业大的,就算是他们少爷对我始乱终弃,你又能怎么样呢?难道还去官府靠他们不成,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,杜家跟知县的关系不错,你们想告杜家,怕是连县衙的大门都还没有进去,就要被打出来了。”

一听她这么说,王芬芳也有些怂了。

杜家可是镇上的首富,有钱又有势,十里八乡有哪个不怕他们的?

王芬芳没这个胆子跟他们硬碰硬。

见自己的敲打起了成效,萧玉棠眼珠子一转就接着说道:“奶奶,你要懂得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,杜夫人本就觉得我出生低微,配不上杜少爷,你们再这样闹下去,她肯定更不满意我了,也不愿意承认我这个儿媳妇,更不可能给我什么实质性的好处。”

萧玉棠觉得要先给萧家人画个大饼,稳住了他们,再从长计议。

于是她徐徐说道:“不如听我的,先回去,等我在杜家站稳了脚跟,自然会拿到好处,往娘家补贴的,到时候还少得了您的孝敬吗?”

王芬芳听着她这些头头是道的分析,也有些心动了。

最后她瞪了萧玉棠一眼,“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你要不往娘家塞东西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这就是暂时认同了萧玉棠的话。

萧玉棠微微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意,“奶奶放心,等我笼络住了杜少爷,得到了杜家的钱财,肯定都拿来给你们送去,毕竟萧家才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我怎么能不孝敬您呢?”

王芬芳眉目舒展了,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美好未来,得意洋洋起来。

她挺直了腰杆子往回走,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,喊住了还在闹腾的萧忌冬,“儿啊,我们走吧。”

萧忌冬愣住了,有些傻傻地看着他老娘,“娘,您这是啥意思?难道我们就不追究了嘛?”

王芬芳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脑袋上,哼道:“我们这是嫁女儿,又不是卖女儿,杜家不欠我们的,做什么要给我们好处。”

说到这里,她拍了拍萧玉棠的手,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,“只要玉棠在杜家过得好,我也就放心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这还是王芬芳第一次对她露出这样的好脸色。

人都说财帛动人心,这话果然不假。

萧玉棠只是微微扯动了嘴角,算是给了王芬芳一个面子,应承了她的话。

她没有注意到,杜良卿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,包括她刚刚跟王芬芳的那一场对话,也被杜良卿给听见了。

杜良卿的脸色微冷,心想着自己猜测的果然没错,这个女人心机深沉,就是冲着杜家的钱来的。

他薄唇紧抿,眼底流露出嘲讽。

萧玉棠哪里知道,自己原本只是想要找借口糊弄住萧家人,让他们赶紧走,没想到反而让杜良卿误会了。

不过好在王芬芳信了她的话,真的就这么走了。

反倒是徐疯子,心有不甘,还想讨萧玉棠回去做老婆,说什么都不愿意走。

最后还是杜良卿出面,让杜家的下人把他赶走的。

事情就这么平息了,萧玉棠微微松了口气,她转过身,刚打算对杜良卿道谢,结果对方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冷漠的转身离开了。

萧玉棠有些莫名其妙,不过想到刚刚杜良卿还帮了自己,也就不计较这一点了,她兴冲冲跑去了杜家的药田,打算从里面挑几味草药出来,拿回去给杜良卿看病。

现在杜良卿就是她的靠山,只有他的身体好了,她才能过得好。

萧玉棠深谙这一点,所以一刻也不敢耽误,立刻就去了药田。

药田里种了不少的药材,还有一些是稀世名品,哪怕是放到现代,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。

萧玉棠在里面转了一圈,不由得两眼放光。

她脑海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计划,可以循序渐进为杜良卿调养身体。

正在她蹲下身,准备下手采摘药材的时候,一个丫鬟突然怒气腾腾的冲了进来,直接一把将她推开。

“你做什么!这些药材可都是我们家表小姐的,你不许动!”

萧玉棠重心不稳,被推倒在地,因为太过于突然,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摔倒在地,手还擦破了皮。

她顿时也恼了,脸色难看地抬头盯着那个丫鬟,咬牙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表小姐,是杜少爷准许我来药田里采摘药材的!”

她抬起头,露出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。

丫鬟认出她就是跟杜少爷拜堂冲喜的人,再看她长得貌美,心里顿时嫉妒得发酸。

那丫鬟微微扬起了下巴,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,抱着手臂故意道:“你胡说,这片药田是我们表小姐种的,少爷怎么可能会允许你这个不相干的外人来采摘,我看你分明就是见财起意,想要偷药材!”

她眼底的敌意太明显了。

萧玉棠要是到现在还察觉不出来对方是故意为难,就太傻了。

她咬了咬牙,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查看自己身上的伤,冷眼看着那个小丫鬟。

目 录
自定义主题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