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即将呈现...
旧版
第189章哪儿都有嚼舌根之人

《拐个皇帝去种田》 连心/著 本章共 2164 字 更新于: 2022-03-25 11:01

  等到萧玉棠睡醒之后,唤了文青几次都不见人影,眼底闪过一丝疑惑,起身寻找。

  刚出门,一个丫鬟便扑了上来,满脸焦急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“夫人,一个时辰之前,林小姐院子的人将文青带走,到现在都没有回来,奴婢担心文青遇到什么事儿啊!”

  一听这话,萧玉棠本就带了点起床气的脸色愈发差了起来,眼里闪过一次不满,这女人还真是无时无刻的在找自己的麻烦。

  刚到林菀的院子,便看到文青直挺挺的跪在地上,眼底带着一丝倔强。

  “站起来。”

  “哟,少夫人还真是好大的威风,我们家小姐惩罚下人,什么时候还轮得着少夫人插手这点小事儿了。”

  萧玉棠话音刚落,文青还未起身,便看到一丫鬟坐在院子边上的阴凉处,满脸讽刺的盯着两人。

  “我看你真是分不清主仆身份了是吗?我在这站着,你还敢如此怠慢。”

  萧玉棠压根懒得和人废话,伸手将文青从地上拉了起来,似乎是跪的时间有些久,文青晃了一下,半靠在的萧玉棠身上。

  “少夫人,我们家小姐的事您都要插手吗?”

  话中带有三分威胁,萧玉棠冷哼了一声,扶着文青坐在了石桌边儿,面带讽刺的看着那丫鬟。

  “把你家小姐叫出来,我倒要看看,我的丫鬟犯了什么错,还劳烦林小姐的手伸的这么长,轮得到她来教训。”

  此话一出,丫鬟像是不以为然的轻笑了一声,萧玉棠正要上前,却被文青一把拉住了,胳膊冲着她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萧玉棠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住自己心中的愤怒,转而目光落在了丫鬟的身上。

  “不过是一个丫鬟,还敢欺负到主子头上,当真是有些狗仗人势。”

  此话一出,丫鬟怒气冲冲地扔掉了手中的瓜子皮,眼底满是讽刺,“您这少夫人的位置还不知道能坐几天呢,何必如此嚣张。”

  “那至少你也不该现在怠慢。”

  丫鬟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,嘴上虽然说着恭维的话,但眼底却是一点敬意都没有。

  “哟,少夫人您说的这是什么话?我哪敢怠慢您呀,又哪敢不听您的话呀,只是我是我们家小姐的丫鬟,凡事自然要紧着我们小姐不是。”

  懒得跟着丫头废话,萧玉棠冷哼了一声,直接带着文青转身离开。

  前脚刚到院子,后脚神医阁的人便过来了,通知萧玉棠前去准备实际操作考试。

  能到达实际操作考试这一步,便是之前的笔试过了,文青顾不得浑身酸痛,兴奋的拽着萧玉棠的胳膊,“夫人,您快去吧,简单的题目莫要被旁人抢去。”

  萧玉棠颇为无奈但又有些不大放心,“你随我一起去吧。”

  听到此话,文青松开了萧玉棠的手,后退了一步,连连摇头。

  “夫人前去考试,若是带上我的话定然会分心,我还是不要去添乱了。”

  文青眼底的坚毅让萧玉棠闪过一丝无奈,只好放弃了心中的想法,“那你好好的在院子呆着,若是旁人喊你前去,莫要答应。”

  “好了夫人,我都知道了,你好好考试,用实际来狠狠的打那些人的脸。”

  叮嘱过后,萧玉棠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盯着文青,见文青冲着自己轻松的招了招手,萧玉棠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萧玉棠的身影刚从视线消失,文青便瞬间翻在了石桌边儿。

  跪了那么长时间,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,方才不过是强忍着怕萧玉棠担心罢了,只是文青刚坐下,林菀院子里的丫鬟便又出现在了门口。

  “方才我们家小姐不在,你还敢擅自离开,小姐现在换你前去,若是不去的话,我们就到神医阁去宣扬,少夫人在家里究竟是如何的嚣张跋扈,”

一听此话,文青担忧萧玉棠考试被影响法,连忙起身,眼底闪过一丝怒意:“我跟你前去便是,切莫随意抹黑夫人。”

一听这话,丫鬟满意的点了点头,让开一条路,让文青前往林菀的院子。

  另一边的萧玉棠到了神医阁之后,大厅站了不少通过笔试的考生,仔细观察一番,这些人似乎其中的一大部分都多少和陈辉有些关系,萧玉棠心中闪过一丝讽刺,这人还真是有趣,偏要在这种时候把自己的人全都穿插进来。

  “你凭什么能进入到实际操作考试?”

  正当萧玉棠想找个角落远离是非的时候,麻烦却自找上门儿。

  一个身穿浅蓝色长裙的女子满脸不悦的盯着萧玉棠。

  仔细打量一番,自己似乎并不认识这女人,萧玉棠懒得搭话,冷冷的盯着那人。

  那姑娘却上前一步,站在了萧玉棠面前,“我跟你说话呢,聋了不是,莫不是你和主考官有些什么关系,这才被人安排进来了吧?”

  主考官自然说的是陈辉,听到这话,萧玉棠冷哼了一声,这种不痛不痒的话她已经听了不下几百句了,这种话现在还真是不能影响她什么。

  况且,一个将所有情绪写在脸上的小姑娘,还真是入不了她的眼。

  萧玉棠冷哼了一声,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,冷脸看着对方。

  见萧玉棠不搭话,那女人便知自讨没趣,狠狠的跺了跺脚,颇有些尴尬的转身离开。

  但是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并未停止,萧玉棠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,怎么到哪儿这些女人都这么喜欢嚼舌根?

  萧玉棠在心中冷哼了一声,几道不悦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。

  “我就说吧,凭她跟陈辉的关系怎么可能进入不到这门考试里。”

  “就是啊,她跟在场的那么多男的说不定都有些关系,前几天不是还有一个考生替他抱不平了吗?”

  “我看,指不定是用了些什么手段,将别人迷的五迷三道的,都来为她卖命,真是不知道他们是瞎了眼,还是怎么样了。”

  周围的声音传进了萧玉棠的耳朵里,萧玉棠却丝毫不受影响,轻轻的闭上双眸静养。

目 录
自定义主题
Top